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心无旁挂的就朝着最后的十公里的赛道上进发了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11 09:26
虽然这时候的第一方阵的骑行的运动员们,已经抵达到了这个坡度的最后小半程的位置。
 
    那个圆润的坡顶已经近在咫尺的朝着他们欢呼雀跃着。
 
    但是这个落后了很远的顾峥,却是没有半分的气馁,他只是笑着,甩了甩头,将额头上将会阻挠他的视线的汗水,全部的甩开去,为不要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影响后来的发力而提前做出了准备。
 
    就在周主任因为这个动作,认为顾峥已经到了极限,在话筒中大声的吼出来了:“顾峥,你已经很棒了,注意呼吸,不要勉强!”的话之后。
 
    顾峥法力了。
 
    他的大腿肌肉紧绷的就如同他纵身飞跃时一般的认真,他的脑海中所有的私心杂念,在这一刻中全部的消失殆尽。
 
    此时的顾峥,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……前进,笔直的前进。
 
    自行车嗖的朝着坡道上奋力的行去。
 
    刮起了属于午后的……人为造成的小风。
 
    那一道黄色的背影,代表着一种不屈的奋力追赶。
 
    哪怕是这般的遥不可及,哪怕那坡顶上的领先者即将要失去了所有的身影。
 
    只有顾峥一个人,用平地骑行的高速度,在爬坡。
 
    这一个长达近2公里的缓缓而上的坡道,顾峥却是用蛮力,将他与第一方阵的队伍,缩短了近半分钟的距离。
 
    这短短的三十秒,是一种质的变化,而就是这般的持久力,让在副驾驶上拿着喇叭的周主任,陷入到了被震惊大发了的停滞的状态之中。
 
    他疯了,却不知道在一旁的摄影点的贝记者更是疯狂。
 
    这个只会为体育而疯狂的记者人,在路边,又叫又跳!
 
    欢呼雀跃间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兴奋,竟是一把就将身上的套头衫给脱了下来,当成了一面摇旗呐喊的旗帜,在顾峥经过他身边的时候,奋力的替他加油,替他助威。
 
    “啊啊啊!顾峥!加油!!”
 
    而这般疯狂的声音,也传到了那第一方阵的人的耳朵背后。
 
    他们在即将登顶的那一瞬间,这七八个人竟是齐刷刷的转头向着那个疯狂的声源望了过去。
 
    这一回头,就被如同着了一把火的顾峥,给吓到了。
 
    我去!
 
    这不是刚才超过的那个第一名的小子吗?
 
    还以为是一个不擅长骑行的菜鸟,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善于坡道赛事的比赛型选手。
 
    也难怪,人家肯定是针对坡道赛训练的,
 
    对于铁三项中几乎为平缓的北戴河赛道来说,他并不占据任何的优势。
 
    此时已经操控着自行车冲下山坡的这几个人,有一个算一个的都庆幸不已。
 
    还好自己这群人已经非常明智的在中段的赛程中,将距离差拉得足够大了。
 
    于是,周主任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,坡道上领先的选手齐刷刷的举起了双臂,像是在庆祝什么一般的,刷的一下在这条坡道的最上端,冲刺了下去。
 
    而顾峥还在奋力的蹬着属于自己的最后的路程。
 
    这一刻的心酸,别提了。
 
    当教练车第一次超越过顾峥,打算在山下的换装点等待他的到来的时候,车上的人没有拿那个扩音的喇叭朝着他喊叫。
 
    这孩子也挺不容的了,第一次参赛,就能拿到一个游泳的第一,自行车的前十,还要苛刻什么呢?
 
    只要能够完成了这一次的比赛,感受到铁人三项的魅力,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但是这种想法若是让现在的顾峥知道了,他只会用鼻孔中的喷气回击你。
 
    铁三项的魅力也要分人的,若是让那些天天混迹于办公室或者是家中的宅男们过来试试。
 
    分分钟就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做……在海中群体浮尸的震撼。
 
    这项运动真的是累啊。
 
    就算是强壮如斯的顾峥,也已经感受到了他的第一次极限的到来了。
 
    可是还没等他运运劲冲过去呢,他的自行车的车头则是一个冲下,俯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梦寐以求的下坡路开始了,这半公里的路程,是飞一般的享受。
 
    就在顾峥享受这突如其来的美妙的时刻,人家前头的运动员已经穿好了衣服,嗖嗖的,跑没影了。
 
    等到顾峥回过神来的时候,却只听到了周主任的奋力的咆哮。
 
    “顾峥你愣着干嘛!脱啊!”
 
    哦!
 
    看到了面前停放自行车的换装区内,一身叠放得整齐的运动衣以及跑鞋,就摆在他的面前。
 
    此时那温度越来越高的泊油路,就成为了他短暂停靠的唯一的地方。
 
    顾峥果然没有让周主任失望,让对方感受了一把,穿衣服茫然脱衣服却是无师自通的迅捷的一幕。
 
    从顾峥将衣服扒下来,再将裤衩给套上去的这一过程中,他只用了短短的28秒。
 
    这一纪录,若是也弄个世界最快的话,顾峥没准都能进入前百强。
 
    待到周主任在教练车上惊的发呆的时候,顾峥已经将他的运动背心给套了上去,心无旁挂的就朝着最后的十公里的赛道上进发了。
 
    这一刻,是顾峥的主场。
 
    这十公里的距离,是无需顾忌体力,最后疯狂的时刻。
 
    在这一刻,顾峥拿出了一个国内马拉松冠军的风采,以自己的频率,迈开大长腿,奋力的朝着最后的终点线冲去。
 
    只留下了在驾驶室中很少发言的老喜我最爱!”
 
    怎么哪都有八喜冰激凌这货的存在。
 
    那个如同油漆桶一般大的榛子巧克力口味的冰激凌桶,就在顾峥别着668号码牌的背后,随分摆动着,别提多风骚了。
 
    但是你既然是有求别人,自然就不要埋……被人摆上了一道了。
 
    这顾峥都上了路了,既成事实,已经不能改变了。
 
    最让他们心塞的是,在他们的身后竟是有一辆采访车,赶超了他们的速度,像是盯上了顾峥一般的,在他跑动的过程中,对着他的后背是一通的啪啪啪。
 
    真是捣乱。
 
    现在的铁主任也顾不得后悔为什么不把他们马拉松的队服给带过来,便宜了别人的问题了,他们要好好的保护顾峥不受到干扰的跑完下一程才是。
 
    于是首都体育新闻报的采访车,感受到了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教练车的深深的恶意。
 
    因为那个扩音喇叭一直吼着的目标就是他们。